在匆忙實驗中找出空檔到舊院去看個B肝報告,想也知道沒有抗原,

但是帥哥醫生說抗體太低了還是追加一劑的好。不過感冒的我雖沒發燒

也沒什麼理由好回絕帥哥醫生的好意。這一劑,打錯位置了,竟然拿

右手臂給他打,後來的時間....做實驗都有點痛痛,無法很順利的使用

pipetment....



回實驗室的路上,在醫學院的一樓陽光走廊遇到大學的下一屆學妹QQ,

即將要念微生所,疲憊卻也跟他小聊了一陣子,感覺大不同!

不過QQ第一句話就說"學姊你又變漂亮了耶^^"! 聽了大心(哇哈哈~)

唉...  之前我們的對話都是在有著碧海藍天的花蓮,現在兩人卻被悶在這

烏煙瘴氣的台北,卻又為了自己曾有的一份理想再邁進,淡淡的感傷。

已經不再燦爛的年輕,因為多了分滄桑。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