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外停了多台救護車,連兩道的自動門開開關關,不少穿著脫鞋. 短褲. 滿口
檳榔的病患(or家屬?!)來來往往。兩旁的等候椅子早已坐滿,窄小的走道上還
是不少站著等待. 滿臉焦躁不安的人們。急診各分區內的醫護人員進進出出,
沿著牆邊是一床床的病患,甚至有些是只能坐著輪椅等著...

坐在我右邊的是一對夫妻,老公打著點滴,呆坐在輪椅上,夫妻倆完全沒有互
動,老婆在對手機另一頭敘述著從下午等到晚上還等不到病床的無奈;坐在我
左邊的同樣也是夫妻,老公手上仍插著點滴的針,剛從急診外買了一袋水蜜桃
,老婆翻了白眼,以非常不好的口氣及外籍新娘的口音罵著: 你幹嘛買這些?
老公無奈的說: 不知道誰是病人耶,還要我買給妳吃。

這就是急診區中夫妻相處的片段。

L先生因為身體不適,工作中從病房被推到急診安上點滴休息著,在人滿為患
的急診區中,應該也沒多少人知道L也是位醫護人員。身邊圍繞著是剛好 off的
同學同事們,檢查結束L先生就自願提早離開急診回家休息,隔天依然得上工
。猜測可能原因是工作太勞累導致!

-
這裡沒有可存在的空間,這兒同樣沒有容許暫緩的時間。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