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y Night, 應該是狂歡的時刻。下午四五點時,上班族的血液充滿了active molecule
,相形之下,自己卻沒有跟high起來 - 阿豬要值班。

話說從Intern開始,早已習慣阿豬值班的步調,結婚至今也已經四個月,阿豬都已
經進入R2的混沌時期,可是這次的Friday night對他對我而言都是夢靨,原來值班
的日子還有如此極致的表現啊!

這個月是ICU的course,R2的第一個月。Care的病人並不多,但是各個都是重症
病患,因此每一床要做的事情,住院小咖都要跟在一旁,相對就delay了原本routine
該有的工作,延遲下班是家常便飯。 (不過現在哪個上班族不是加班如同吃三餐般
正常?!) 

周五晚上下了班,就興奮的開啟從百事達線上租片租來的One Piece劇場版,一邊
等著阿豬電話一起吃晚餐。都已經七點多了,電話中的他好像沒有打算停下手邊
工作,我只好自己進了廚房胡亂的炒了人生中第一盤炒米粉與炒青菜,裝了便當
送過去。碰了面,只是簡單的說白天ICU的note還沒完成,現在先趕著值班病房接
new patient,就降。我摸摸鼻子回家繼續follow海賊王。

但是阿豬的工作似乎並沒有隨著深夜的到來而有告一段落的感覺,已經宅到看了三
部電影,深夜三點多,才接到阿豬的消息- 受不了了! 先睡個覺,隔天再早起趕工。-
豬豬龐大工作量無法負荷而上床睡覺,而我是自以為的犧牲睡眠陪著一起值班而昏
倒。 

清晨六點,把豬call起來,梳洗過後就出門買了早餐加一杯咖啡。送到對面的路上,
也差點站不穩,回到家衣服脫了就倒頭繼續睡,很像當初在研究所趕個GC data而待
在實驗室overnight的無力感。但想要彌補的睡眠債,卻無法在錯的時間還清。我的
疲憊仍纏身。

而在對面那棟建築物中的豬應該更辛苦吧! 很心疼,但是我能為他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而且我還是躺在家看電影陪值班耶! 這反差真大,嘖嘖。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