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好真的比較適合這樣的工作與環境,因為可以掌控的實驗內容與一直
存在著未知的結果能深深吸引著我。

今天在跟實驗室的同學們 (講的我自己還是個學生 哈XD)聊天,除了要聽大
家對老闆的不滿及八卦外,還是不免會提到最近實驗在幹嘛,要怎麼解決
等,這種感覺就是我最嚮往的研究環境,有人可以討論才可以進步。

[昨晚在超市買東西我又開始報告實驗的狀況給豬聽,換得了一句"妳說什麼?
再說一次。"   我重複道" VRSA!" 此時寶豬的表情非常驚訝,還不時提醒我
一切都要小心。 ]

我把昨晚的事情跟實驗室的說,他們一群人又開始抱怨不懂老闆為什麼要做
這種高危險的東西,又說當初老闆認為做實驗沒必要戴手套,因為戴上手套
實驗操作者的警戒心相對會降低,反而會汙染更多地方。但是... 大家都怕死
啊!!!! 可是我是個無知的傢伙,因為自己也不喜歡戴手套做實驗

茄子跟阿伊都提醒我以後少到醫院晃,免得我的無知或是一不小心就把VRSA
帶去醫院那兒了,可能後果就沒那麼簡單可以解決的了。他們還笑說,隨便
做一下PCR就可以P出VRSA中的plasmid是從我們家來的,感染源就揭曉了!


所以,操作實驗時請記得戴手套。

可是有一點做不到,因為我很愛在菜市場醫院裡面看來來去去的人們,這是
我的樂趣之一.... 



    全站熱搜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