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現在這個時候我應該已經斷頭到一半了! 

可是人衰就是衰,偏偏在生死關頭的口試期間給我天殺的生理期,害我現在呈現殘廢

狀態,尤其是壓力大會讓我全身肌肉更加賣命收縮,腰酸背痛肚子慘叫更想吐



謝大孜跟宜3金都在做詭異的夢,我也是耶~

連續一周夢裡都會遇到呂老大,但是夢境是什麼我也忘了!

後來還有夢到我們家族變成一個皇室,然後我弟在外面偷交女朋友被追殺,

後來那個女的好像就死翹翹,我弟也被流放............ 這是什麼鬼夢!

可是每天在夢裡遇到呂老大,眼睛睜開想到的都是論文跟口試,

幾乎快瀕臨崩潰。

然後我爸媽還在旁邊很不以為然的說" 口試不過就是聊聊天而已!"

雖然我爸媽沒念過研究所,這是我叔叔跟我爸說的。。。。。。

但是他們都不了解那種心理壓力是很恐怖的

雖然我的生活還是正常,十二點半準時上床睡覺,七點半一定爬起來,

三餐正常吃,可是想花錢的欲望跟阿孜孜一樣.......




上完斷頭台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實驗室裡外之事都要把他完成,不過又是另一個階段了!



    全站熱搜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