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中午爸爸因為一個不小心,在家前面的公園跌了跤,

本以為可能只是手被撞到脫臼,

慶幸有乖乖聽我的話先去一趟急診,

照了X光才知此事非同小可- 一撞就是粉碎性骨折。

 

之後在急診等病床. 住院事宜,全都靠媽媽跟妹妹在打理。

週六當天還不知事情嚴重性,我們小家庭仍按照原本行程去了趟金山一泊泡溫泉,

是隔天本來還要前往朱銘美術館前,

阿豬問我:『我們要不要直接回家先去看妳爸啊? 我猜你應該很掛心!』

嗚嗚~ 果然是了解我的阿豬... 

其實早在當天就真的沒什麼心情走行程,

可是又難得週休二日,又不想破壞阿豬的好心情...

 

週日當天,我們一家人輪流在醫院陪爸爸,

待週一才能進行開刀手術的他也只能暫時用三角巾固定住,

傷口處依然是持續發炎...

但是爸爸心情非常好,因為隨時都有最親密的家人陪伴在側!

連布妞不識大體還繼續跟老爸撒嬌要玩遊戲,

爸爸都忍痛在奉陪 (當然只能玩一下下,就立刻被我抓走轉移注意力)

今天(Mon.) 一早,爸爸就在媽媽妹妹的陪同下,

進行全身麻醉進行手術。

我只記得自己當時剖腹產時,媽媽要我手術玩排氣後的第一口食物是鮮魚湯,

就跑去傳統市場買魚,開車送去台北盆地!

 

我想... 我會永遠記得在手術房外等候區,媽媽的反應:

她來回地進出觀察室看爸爸;

一聽到廣播請家屬到恢復室外接手術完的病患,媽媽也是衝第一!

這,就是夫妻吧?!

 

這段時間剛好是父母工作忙碌之時,

爸爸無法上工,而媽媽也能獨當一面並把工作帶到病房完成,

不只工作上的進度跟上,媽媽也做到了最貼心的陪伴,

我們姐弟三人都看在眼裡,

能有這樣恩愛互相扶持的父母,我們也一樣跟著很幸福:)

 

結婚三十年,一路上吵吵鬧鬧,

終究還是自己最親密的另一伴。

小時候看著父母為了這個家打拼,兩人意見不合. 個性迥異而吵架,

每每坐校車放學回家的路上,望著窗外,

我總是擔心一進家門後會聽到他們要離婚的噩耗,

又或者是哪一方離家出走。

雖然擔心父或母離我們而去,

卻也常希望... 他們就乾脆分道揚鑣對彼此都好!

不過路會走過來的,

婚姻磨合二三十年,他們對彼此的感情有深刻體悟,

而這些領悟絕非用言語能表達的。

即使至今仍偶有怨言,

可是各自獨立個體的人結合成為一輩子的夫妻,

能在內心深處愛著對方,照顧對方,保護對方,

如此的感情,在子女眼中看來好美. 好美。

 

在這一刻,不得不說:『結婚,真好!』

 

不過老妹也因此遭受到流彈襲擊,

剛手術完成. 照完X光片,才進病房沒多久的爸爸,

還閉著眼忍著傷口的痛時,小小聲地說了一句:『所以人真的要結婚啊!』

沒錯~ 這句話百分之百是說給妹妹聽的。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