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噩夢一場。

九月下旬,我們搬家了。兩個家之間車程五分鐘。在那兒共築的小居一年半,這次搬
家,自己卻絲毫不懷念,一心只想逃離那個區域。這或許跟搬家前歷經了整整三個多
月的孕吐噩夢脫離不了關係。

懷孕至今已逾27週,孕吐以降低至一週只會吐個兩次左右,其餘時間能吃能吸收,甚
至餐數有增加的趨勢。可是今年夏天,度過了一個渾渾噩噩的懷孕期,走到哪吐到哪
,禾頁小居週遭的區域,幾乎都留有我孕吐的痕跡。

禾頁小居前的小七,當門一開,很害怕吸這第一口氣,那過去孕吐殘存的氣味揮之不
去。不只是小七,甚至是附近各個店家,都讓人害怕再踏進去一步。偶爾我還會進小
居內整理家務.... 某個周末早晨,我自己開了門進小居,就開始捲袖捲褲管開始刷廁
所,快要把每個磁磚都刷過一遍,一心只想把餘存的恐怖記憶刷洗掉。

臨走前,我又審視了客廳一番,盯著沙發想了很多事情又忍不住陷入回憶漩渦中久久
不能自己。曾經,我癱坐在此,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如今,到了一個新環境,重啟
一個新世界,迎接一個新生命。

對於這兒的不留戀,是有那麼點心疼。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