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人很脆弱;經常,我是脆弱的。


一早起床,隱形眼鏡卡在眼球與下眼皮交界的角落不肯出來;
出門前,米漿的便意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甚至拖著水水的排遺物在地上畫了個大圓;
開著車,趕著在時間點前到實驗室;
午餐,少了一點熱鬧感,只好用一杯紅茶拿鐵填滿空虛的胃;
空檔時間為了找到能符合大家方便出遊的條件,絞盡腦汁,卻依然未能達成什麼;
一個人靜靜坐在bench前,pipet地動作讓人傻了;
下了班回到家,冷冰冰的,慶幸有隻米漿還會搖著尾巴迎接我;
打了通電話給你,meeting中的你冷冷地告訴我晚餐已訂了便當。

爆點終於來了!
在冷冰冰的電腦螢幕前,大哭一場。

擦乾眼淚,套上大衣,決定出門覓食。
看著有點過時的當日早報,把不太好吃的漢堡吞了;
擦擦嘴,突然衝動想去剪個頭髮。

今天,剪髮成了我唯一的成就感,似乎難得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畫上句點的。
這也難怪,失戀的人總是想去剪髮...


脆弱了一天,我終於笑了!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