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有個週期性存在

如同女孩子的生理期,又像是夜晚天邊月的陰晴圓缺

低潮總是能漸入佳境

每當沮喪低落到極點時,週遭的環境又突然給我了一股衝勁

始終能high到最高點




實驗室的窗外傾盆大雨

窗內的人來人往似乎完全不受影響

繼續窩在自己的culture room中悶著發汗

ㄇ字型的自習區依然風波不斷

那燦爛 毫不遮攔的笑聲此起彼落

總會在老師身影出現的瞬間調皮的消失

現在的我

心情˙身軀˙都很圓唷!  (笑)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