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的7月15日,是個該說離別再鍵的晴朗好天氣, 一切的氣氛卻又是如此詭異,

前一晚,Brian捨不得離開我們這些大姐姐,逼著我跟欣安教他我自己都完全不能理

解的高中數學,三人還躺在同一張大床聊天. 照常理來說, 聊天應該是雙方都能互動

良好,但那一夜卻是個例外,累到不行的我是半睡半醒跟Brian在應答, 他說他渴望有

個姐姐可以聽他說心事, 我也滿希望有這樣可愛懂事的弟弟,從跟Brian相處的三週

我看到不少事情也不斷的在思考,一個小留學生要如何去克服想家渴望父母在身邊的苦惱,

同時還要寄人籬下,看了真令人心疼, 每每看到他跟主任的互動, 想盡辦法把握住每

一個可以撒嬌的機會, 常使我眼眶紅又鼻酸, 更激起想去照顧他陪伴他多跟他聊天或

甚至只是靜靜的聽他說話的衝動.


Brian來到Colorado Springs也近兩年了,寄人籬下的經驗即使我沒有也耳聞不少,

這三週習慣在一旁觀察他, 他不去計較而且還會裝傻又保持那麼點的單純, 是大家

喜歡他的原因, 已經高二了, 仍保有那份童真好可愛!!


在我們要離開之前, 他還堅持主任再幫他剪一次頭髮, 即使很短不是那麼好看, 甚至

還給那頑皮的弟弟Robert剪都無所謂, 一旁看到的我都忍不住躲起來偷偷感動掉淚,

也難怪坐上bus前往Denver Int'l Airport時, 主任是哭紅了雙眼, 失落的看著前方

不捨之情, 我們都被感染了....


說好不掉淚.....


在離開our house前, 把冰箱清空,煮了很豐盛的一餐, Daniel, Ben都刻意前來送行

Dianne還很聰明戴上大框太陽眼鏡, 試圖遮掩落淚的影子.... 還是被發現了...


開說再見.... 因為我們一定還會再有機會碰面低^^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