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莫名奇妙對都狗發脾氣

累積了也好一陣子 也不知道疲憊要如何宣洩

真對不起他....



討論了七個多小時的生化

道了五六點飢腸轆轆的無奈還要繼續鑽研ChIP-PET這鬼東西

真的很想殺人

草草結束還是得自己念的生化後

又得趕快準備老師明天要幫我做transfection的DNA

已經是四肢無力了

其實我真的好希望都狗可以來接我

陪我吃個晚餐 好好說說話

即使每天泛航都能看到我的身影

可是 真的好希望好希望

starbucks有我們倆的隨行杯互相依偎著

東區街頭有我們倆手牽手的畫面

淡水岸邊有我們肩並肩

不只是體力透支 每天多一點的體貼

總是讓我在回家路上覺得些些委屈



實驗室裡 眼睛盯著eppendorf 手拿著pipet

可是淚水卻不自覺流了下來

學長姊最好嚕... 只是簡單幾句話也比較能想開點了

都狗貼心的一通電話整個氣就消了:p

我想...真的需要休息一下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