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了,我還算是個新手。

前兩個月完成cytotoxicity的部分,把data整理好給老師,重疊的工作就是趕緊
抽個RNA上microarray,還記得剛開始根本就是沮喪. 失望. 放棄,還是茄子.
虹伊陪著我想盡各種可能方法解決,後來決定還是用較傳統的TRIZOL及大量
的菌數完成高濃度RNA的抽取。

第三個月開始最基礎的分生實驗,進行knockout cloning,以前不是也做過這
類的事情嗎?可是現在卻做得很徬徨,每個stage都感覺不那麼踏實,永遠看不
到DNA在哪,eppendorf中所見的就是透明無色僅有幾十lambda,所有的分子
世界都是自己幻想出來的。有時候在實驗進行中,很多藥品放在哪又或者該怎
麼做,我都得虛心請教茄子,就常自嘲現在做實驗像個大學部專題生,好像什
麼都不會,果然一些方法久沒用,通通化作空氣不見蹤跡。

大企業的學校就不像國家的學校,做事效率快多了,企業化經營的要求下一切
都是講求績效。想想我也歷經了慈善事業的學校. 國家的學校. 跟大企業的學校
,果然什麼樣的人經營就是有各自的風格。最近十二樓在大整修,我們十一樓
就一整天轟隆轟隆的,戴上耳機還是無法隔離,做起實驗也跟著心浮氣躁,果
然結果也就無語問蒼天=.=

曾有一次一對一meeting時,老闆問我有沒有意願在出國前先拿個博士,當然
果斷地拒絕,可想而知我的出國進修計畫真是太長遠連老闆都看不下去? 唉!!!
有得必有失啊,而且摸透自己的壞骨子,就知道一定得把自己逼得走投無路才
有可能大反彈往前衝,若苟且心態拿了個phD,那可能出國真的就是伴讀的份
了,我.... 會非常不甘心的。明確的拒絕後,老闆仍很有大愛的分享出國準備
的經驗,還給予我跟豬倆不少建議, 何其幸運:)

我在這兒非常快樂。遠眺窗外是一片綠地,有光明的工作環境還有完整的設備
可用,有不會榨乾又常鼓勵我的老闆,有一同共患難共享樂的工作夥伴,下了
班有可愛的米漿陪我,偶爾有愛聽我分享大小無聊事的豬豬在身邊,我還能有
什麼不滿足的 ?

-
葉思芳老大在信中寫到: 
I am glad that everything (family and work) goes well with you. 好好經營,好好享受!


-
謝大孜回台灣了,等她考完IELTS, 逼皆考完GRE,就可以相聚了,真期待說。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FISH
  • 看到你寫分生實驗、cloning 那一段
    我現在真是心有戚戚焉啊...
  • 只能說你好好加油了! 這種東西就是靠運氣啦XD

    aett 於 2011/03/02 11:26 回覆

  • az0627
  • 看來 你的工作好像挺複雜的!!

    加油喔~
    新手有一天 也會變老手的...
  • 哈哈 其實也沒那麼複雜啦! 可能我本來從小就靠這生活(說的自己好像很老@@)<br />
    而且不想變老手,因為變老手通常都是失去熱情的時候了:p

    aett 於 2011/03/02 11: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