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因為期望太深,相對的失望也愈大,兩者之間的絕對值已經趨近於無限大。

總是在等待,能快點離校快點畢業快點獨立快點長大,倒數的三百多天卻更難熬了,

總覺得上頭畫了很大又可口的餅在我們面前,卻一再得讓我們的希望落空,不能怪上頭,只能怪時不我也。




每天,行屍走肉般的重複同樣的實驗步驟,為的是想看到原本預期的,一次又一次的受挫。

每天,面對整個陰沉的走廊,大家埋首用功以求得那紙學歷證明單。

每天,我都覺得自己像是被關在象牙塔中無法走出,為的只是求那麼一口氣讓自己掙扎到最後。

每天,每天,每天,     我生活在這封閉的學術圈中,一點成長跟刺激都沒有,自然也少了那份衝勁。





一年前對這兒的期待,幻滅了,原來 這才是現實。 


--

這也難怪台灣的學術圈那麼骯髒,五年五百億是假的, 能畢業才是真的。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