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實驗還在膠著階段,可是跟老師的談話又重新燃起我對實驗的信心,


好想把這喜悅立刻跟豬豬說,在碩一的這一年,在實驗室遭遇的起起伏伏


都可以跟他分享。自從國考,礙於他也有壓力,對於自己的事情也開始清


描淡寫了,如今,從軍去後,我真的開始學著獨立學著長大,也好在實驗


室夥伴都是同一陣線,共患難,好幸福的我^^



昨天晚上呂老大主動提醒我拿data跟他談一談,害我一整天都好緊張,雖


然有乖乖自己一個人做了immunostain,也是生疏到不行>"<~ 傍晚終於鼓


起勇氣面對現實,硬著頭皮走進老師辦公室,換來了一個有用到不行的信


心。呂老大還說"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我也很痛苦。" 這樣的同理心就夠


了,真的。





我想...  低潮該結束了。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