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完這幾天沒日沒夜的實驗結果

其實比在做實驗更痛苦

而且在電腦前面,真的很想大哭一場

按耐住這樣的衝動,還是來complain一下好了



怎麼辦? 一年過去了,我還是不知道怎麼從這堆數字中找出頭緒

當我單純的設計著基因表現對於各種不同脂肪酸的親和性大小時

即使少的可憐的data告訴我似乎有這樣的趨勢

但為什麼我在做dose-dependent卻亂七八糟

明天我要怎麼跟老師交代

每次呂老大就丟一句"你還是跟蘇老師討論討論看看"時我就很無奈

可是東怪西怪事情還是得解決



今天不經意跟老師提到EPA treatment的結果似乎不大穩定

呂老大就有提到生理所學姐口試遇到的窘境:

其中單一兩個實驗可以看到DHA可以造成細胞的apoptosis

但是其他次都找不到這樣的現象,所以口委認為是否跟脂肪酸的保存有關

當我們將脂肪酸接在fatty acid-free的BSA上,每個eppendorff只分裝1cc

平常雖然是凍置在負二十度冰箱

但是在做實驗拿出來反覆解凍或是在室溫放置太久

是否會增加脂肪酸在空氣中的氧化?

那如果是因為脂肪酸氧化造成效果不如預期且找不到一個規律

那是不是我要從脂肪酸置備再開始重新做起?




還有之前我能看到一些變化都是用transient transfection的細胞去做實驗

雖然當時有做western來看蛋白質表現

可是經過那麼多次的passage就不大確定是不是stable clone的細胞了

當初在篩選時是用stable pool....那就有可能這些細胞都不大有表現囉?!




突然有好多好多的事情得仔細思考

如果這還是沒辦法有個進展

我就真的慘兮兮了。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