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se終於結束了

可是結果似乎不盡理想啊

雖然我自認為表現比上次好很多

可是"Z服"老師一直找我碴

把abstract嫌的一無是處,說我完全不符合邏輯.....

Abstract

 

    在近代醫學研究中,抗生素的發現是一項偉大的成就,但是過份使用
則會造成無法避免的抗藥性,因此在抗生素療法的發展也漸趨減少,在
此同時科學家致力於發展抗感染的免疫調節療法(immunomodulatory 
therapy)
。調節先天性免疫反應與抗生素療法的一些特徵很相似且又有
更廣的應用以及能避免或是減少抗藥性的問題。

 

    最近已經有一些天然宿主防禦胜肽(host defense peptides)會促進
某種程度的免疫調節反應,而作者們利用microarray 研究方法,或是一
antimicrobial assays,如:WST-1 assayMIC(minimum inhibitory 
concentration)assay
,及肥大細胞脫粒測試(mast cell degranulation
 assay)
等方式來了解其中一種免疫防禦調節子(immune defense regulator, 
IDR-1)
在被病原體相關的訊息分子刺激時,是如何藉由TLR調節發揮調控
能力,又或者是否能同時保護宿主對抗致死性的內毒素血症(endotoxemia)
。而實驗結果所顯示:

 

(1)IDR-1 可保護單核細胞避免受到葡萄球菌(staphylococci)感染所產生
的細胞毒殺作用,同時也可刺激各種不同訊息傳導路徑來誘導一些重
要的趨化素(chemokines)以招募補充單核細胞或是巨噬細胞到感染位
置作用。

 

(2)IDR-1本身缺乏直接抗微生物的活性,而且不會造成巨噬細胞脫粒
(degranulation)現象、補體活化(complement activation)及細胞毒
殺所引起的細胞凋亡等這些具毒性的副作用。

 

(3)IDR-1是透過NF-κBERKPI3K途徑來調控MCP (monocyte-chemotatic
- protein)
趨化素,而非JNKJAK-STAT途徑。

 

(4)在動物模式中,給予IDR-1能降低感染處的TNF-α和IL-6的分泌,另一
方面則會增加血液中的IL-10,證明IDR-1可平衡而非抑制發炎作用。

 

    適當的免疫反應對於生物防禦微生物感染是必要的,但過度的免疫
反應會對生物造成傷害,
此篇文獻提供了一個概念: IDR-1可取代抗生素
來治療感染問題,而且又證明IDR-1可選擇性的調節先天性免疫反應,因
此在感染方面提供了更廣大的預防與治療,又同時平衡、控制伴隨著的發
炎反應。

我就說嘛!幹嘛沒是摘要要用中文寫,我的文學造詣就很糟糕的
連說話常常都會腦筋一片空白,現在又要給我寫中文.... 怒!
而且被嫌棄無妨,但是我真的不喜歡被一個老師用那種極為鄙視
的眼光對待,好像台上這位學生天生就是個白癡般無藥可救。
其他老師們糾正我的缺點我都可以虛心受教,但是自尊心不小的
我卻被這Z服老師羞辱得很不是滋味。

學長姐都安慰我也很平淡的看這一切,因為Z服老師就那個樣子,
只是我從以前到現在都被大家保護的很好,又加上對自我要求太
高,所以弄個今天真的非常難過。

回到實驗室,還是忍不住掉下眼淚,偏偏這天殺的一刻,對我最
好的呂老大衝出來跟我說他幫我分好一批神經細胞讓我分化,看
到學長姐們在安慰我,我又在那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剛好此時
此刻就激動到流鼻血,就騙老師說流鼻血所以一直擤,可是眼尖
的呂老大還是順帶說了一句被問幾句沒啥好哭的啦別太在意。

嗚嗚...還是呂老大最好了,這也難怪我在實驗室的meeting做seminar
都可以輕鬆自在順帶搞笑,這樣的學術討論不是更好嗎?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go
  • 乖, 電多了就刀槍不入了XD 哇哈哈哈哈~~
  • aett 於 2011/03/02 11: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