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就粗心大意,永遠少根筋,可是如今還是走上這條路...  只能說... 很詭異!


有個念醫學系的學長曾經跟我聊過,自從他們大二的生化實驗課,他就慶幸自己

不是念我這個領域,尤其要做實驗更不適合他,總是在計較那1, 2 lambda。

這幾天在做immunoflruorescence時,開始能了解這些事情的意義了.....

 

細胞要長在glass coverslips,所以這些蓋玻片要先經過acid-washed treatment

呂老大這次急著想要知道我的細胞到底有沒有蛋白質表現,所以很積極的就先幫

我植入一些細胞上去,害我想拖個一兩天都沒辦法,只好頭昏昏硬著頭皮做下去。

細胞不能長太多,避免細胞會有堆疊的情況發生,這樣在顯微鏡下會看不清楚我

們的target protein。


Fixing --> Penetration --> Blocking --> Staining --> Mounting... 還有

中間不可少的washing, 看似很簡單的protocol, 其中卻藏著很多祕密等著去發現。

也只有自己真正去操作過,才能了解在每個步驟中所要注意的小細節,這幾天因為

感冒的關係,一直咳嗽打噴嚏流鼻水,可是在操作時,卻要忍著這些生理問題,

避免汙染了自己的sample, 唉! 還真有點挑戰就是了。




配這些reagent時要注意每個成分的百分比,還有溫度以及體積的精準度,還好這

次有學長從頭到尾陪在旁邊,不然以我這隨性的個性,應該又可以得到很不一樣

的結果吧。 其中在抗體配置的部分是最有趣的,很難想像這些細胞只需要0.5lambda

的抗體溶在BSA/PBS中就可以作用那麼大,極小體積的世界,卻有千千萬萬種反應

正在進行著,我只能說...  上天造物演化出的一切都是如此偉大呀!


 


小心翼翼,對我而言是如此不簡單,可是我還是闖進來了(笑)。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