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常深深嘆氣,做了N次的Western Blot,Cos1-Agpat4 stable clone就是

壓不出Agpat4,雖然看不到成果,但是Western Blot倒是愈做愈順,完全不需要

protocol也可以把seperating gel及Stacking gel配好,如果換這樣的角度去想,似

乎就不會那麼沮喪了。



    至於SH-SY5Y這株神經細胞,本來想要針對他在分化過程中的基因及蛋白質表現

做分析,按照ATCC上的介紹,給予Retinoic acid就可以促使其分化,隨著分化過程

可以看到神經突觸往外慢慢延伸。可是...  我們都有個盲點,還未真的看過分化後的

神經細胞,而自己在操作實驗時,顯微鏡下細胞的些微變化總是會自我催眠這就是"

我們要的神經突觸"呀! 等到拿去做RT-PCR時,想要比較分化前後或是另外給予DHA

treatment的基因表現時,又找不出太多的差異,只好再回頭去找問題原因所在,這

樣兩周就結束了。也不知道自己在急什麼,唉! 一整個很煩。 



     一天過後就要seminar了,paper是看完了,powerpoint卻做不下去。那天的進度

報告很想要呈現完整的data,看來也是甭想了。都知道欲速則不達的道理,仍會往這

個洞鑽,等到結果不盡理想時,就很想呆坐在那啥都不想做。
  


     實驗是結果論,"No result! No data!" 雖然呂老大都會要求碩班學生針對實驗過程

做檢討而非用結果做批判,這是待在這兒的幸運之處,但是自我要求太高,讓自己

也喘不過氣來。

  

     心情不好,長時間睡眠不足,也跟著病了!  怎麼辦? 即使心情身體狀況跌到谷底,

還是得硬著頭皮繼續往前走,Gosh! 我急需成就感。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ettie
  • cheer up ^o^
    放長遠眼光來看,這一時的沮喪是佔了經驗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唷~ :)
  • aett 於 2011/03/02 11: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