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8 Tue 2006 15:52

所上Seminar結束,有種想哭的衝動。怎麼有那麼多事情可以煩?

又開始一波忙碌的生活了。


回到實驗室,眼前似乎又有一卡車的工作等我完成,後天實驗室

meeting又換我報告了,我的ppt還沒做完; 老師提醒我說transfected

cells 快要死掉了,要快點作western blotting看有沒有蛋白質表現

,不然又得再重新來一次; 下週二要分生期中考,還有一堆錄音還沒聽完;

這週的值日生,tip還真多盒要插,又是開始女工不需要思考的工作。


昨晚,又是個眼鏡在鼻樑上陪我睡覺的夜晚,桌燈是妹妹三更半夜幫

我關掉的,窗外的風雨在社區似乎特別興奮,我的choromatin modification

錄音還沒聽完,老師台上很起勁的口沫橫飛,聽在耳裡不過就是她自己在

喃喃自語吧?! 我知道接下來的日子,又是咖啡因撐起大局面的生活了。


很煩,誰又不是這樣呢? 我只是還未解決面前的窘境,哭不能解決事情,

淚水在眼眶中打轉,卻不敢跑出自己的活動範圍。如果哭了,眼睛會累,唸書

會更沒效率的。希望今天可以完成seminar的powerpoint,明天曉雯學姊要

帶著我做western,後天meeting要報告,再來應該就可以專心念我的分生吧

?! 加油…







何時,我才可以不會在公車上睡著? 我真的不想過這種生活,好累。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ettie
  • 加油!!:)

  • aett 於 2011/03/02 11:26 回覆

  • re
  • 加油(<.>).
  • aett 於 2011/03/02 11: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