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來訪醫院,漸漸可以了解阿豬不希望我在醫院工作的原因了。

醫院就是建立在經營生,老,病,死的大型機構

但是在"生"這個部分,其實相對接觸的不多,

反而是老,病,死,才是醫院的強項。


坐在大廳,才剛目送一個可能剛康復的小幼兒,

緊接著所看到的,是一個外勞,推著坐輪椅的老婦人走路大廳。

這個婦人頭低著,沉默不語,眼皮似乎也無力睜開,

像是睡著般,任由被擺布。

輪椅一角,還掛著點滴,這就是人生的盡頭嗎?

那這樣的延續生命,又還有什麼意義價值呢?



套句在韓劇[六個孩子]中,昌熙姑姑的對話,

"希望人生可以結束在電影播放突然底片斷掉的這一刻"

把最美妙的這一段結束就好。

但是人生還未結束前,誰也無法評斷他的價值。



醫院一直很吸引我的地方,也或許就是最害怕的那個點。

人來人往的大廳,繼續著每一段故事,有喜有悲有遺憾.....



創作者介紹

˙跑跳蹦˙

a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